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舞会的邀请

沉迷hpparo无法自拔,今天是大野家 @毛利小野狼 可爱的岛崎小姐~教师三日月x格兰芬多新生岛崎,写完感觉男主存在感好像有点弱,反倒是助攻们比较显眼orz

“我说鹤丸,还是回去吧,如果被发现擅闯教师休息室可不是扣分关禁闭就能了事的。”岛崎一边紧张地四处张望一边努力劝说着走在最前面的友人。

冬日午后难得的艳阳正穿过雕花的拱形窗,照亮走廊尽头闪亮的铠甲,云影在上面跑动着,仿佛下一秒管理员就会从后边跳出来。

“没事没事,我已经调查过了,这个时间三日月宗近是一定会去散步的,毕竟是个老爷爷了嘛。”然而对方显然连她万分之一的紧张感都没有,最后一句还模仿起了三日月宗近,一双流光溢彩的金瞳闪闪发亮。

“那为什么要拉上我,我没兴趣跟你们一起违反校规。”显然这里对鹤丸的所作所为怀有意义的并不只是岛崎一个人,大俱利伽罗——岛崎和鹤丸国永的青梅竹马,正一脸不快地跟在两人身后。

“别这么冷淡嘛小俱利(大俱利:别用那么恶心的称呼),作为同在异国他乡的日本人,不论什么事都该同甘共苦才对啊,你说对不对啊岛崎酱。”

什么同甘共苦啊,分明是协同犯罪,岛崎与大俱利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无视了鹤丸的问题。

 

跨过最后一阶会陷住人的阶梯,独属于三日月宗近的那间休息室已经近在眼前,紫檀木雕琢的门上,一枚金色的月纹熠熠生辉,岛崎曾经在三日月的斗篷上见过同样的纹路,也曾在他遗落在餐厅的手袋上看到过——那是三日月宗近的标志。

 

“阿拉霍洞开!”熟练地用开锁咒打开了紧锁的大门,鹤丸国永毫不迟疑地走了进去,担心他弄乱东西的岛崎不得不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冷香,与初见时他衣领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岛崎顿时有些不淡定了,在听到门被锁上的时候更加不淡定了。

“鹤丸你干什么?!”岛崎发现房间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而且她的魔杖也不见了。

“干什么,当然是为友人的恋情做个助攻啊,”听起来好像倚在门上的鹤丸声音里满是看好戏的幸灾乐祸,“你再不邀请他的话,圣诞舞会就要开始了。”

“大俱利你别跟他一起胡闹,赶紧放我出去。”知道跟这个人说不通道理,岛崎转而把目标转向了另一位同行者,但……

“加油。”隔着门板传来大俱利伽罗有些别扭的鼓励,然后是两人逐渐走远的声音

后知后觉自己是被这两个人联手算计了,岛崎欲哭无泪地捶打着门,但却无法阻止他们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

是的我们的岛崎小姐暗恋着自己的老师三日月宗近,从那件事之后一直都恋慕着。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想到还是没能瞒过从小一起长大的鹤丸。

总之先想办法逃走吧,房间里属于三日月的气息过于强烈,岛崎感觉自己像是喝了迷药进入了一种飘浮在云端的错觉。几番尝试开门均告失败,最终她将目光放到了房间内唯一的窗上。

推开窗,几株已经枯黄的鼠尾草在不怎么温柔的距离外随风起伏,这里是三楼,而外墙上除了几块凸起的石块再无其他着力点,怎么看都不是适合爬上爬下的设计。但比起摔断腿之类的事,岛崎更害怕的是三日月发现自己擅闯了休息室。

害怕被讨厌,害怕被一直以来对自己关照有加的他讨厌,而这恐惧反而给了她冒险的勇气,岛崎颤颤巍巍地踏上了第一块石头……

 

紧张与阳光让汗水浸透了衣衫,岛崎小心地屏着呼吸,紧贴着粗粝的墙壁慢慢往下挪,活像一只笨拙的壁虎。

“岛崎同学?”就在她以为一切都会顺利时,熟悉的声音自脚底传来,比电闪雷鸣都更加惊心动魄,是三日月宗近回来了。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岛崎浑身僵硬,也就是一错神的功夫,手指滑脱,女孩如一只折断翅膀的燕子向地面坠去。

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在下坠的过程中岛崎紧紧闭上了眼睛,不仅要摔伤还暴露了。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羽加迪姆,雷伟奥萨!”

随着飞行咒的吟出,岛崎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根羽毛,轻轻飘进那个人怀里,而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她,仿佛她是易碎的珍宝。
就像初见那天一样,为了救小猫而爬上云杉的岛崎失足跌落时,三日月宗近也是用这个咒语救了她,同时也给她施下了名为爱情的魔咒。

“小姑娘你总是喜欢做这么危险的事呢。”将她抱到一旁的木椅上,男人捧起她被石尖划伤的手指半带责备地说道。

岛崎低下了头,她宁愿去单挑十只巨怪也不想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是鹤丸同学吧。”男人冲一瞬间睁大眼睛的岛崎宽慰地笑了笑,拿出手帕小心地为她包扎起来。
“为什么你会知道?!”
“哈哈哈,作为老师了解自己的学生很正常吧。”
“一般的老师不可能做到吧。”

“可能因为我已经是个老爷爷了吧,哈哈哈。”

可能会被讨厌的担忧烟消云散,心情变的轻快后,岛崎的语调也轻快了起来。

“说起来鹤丸同学为什么要把你锁在我房间里?他虽然喜欢恶作剧但一直都很有分寸。”

“这……这个嘛……”岛崎打着哈哈想要岔开话题,但在对上三日月略带疑惑的双眸时,她认命地低下了头,“他只是想让我能鼓起勇气邀请你参加舞会而已……”
越说越小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岛崎小姐在三日月面前像个唯唯诺诺的小媳妇。
紧张又期待,却又拼命让自己不要抱有幻想,从那次相遇开始,岛崎一直都是在这种心情下渡过的。
被请求帮不擅长穿衣服的他整理斗篷时,被邀请一起出游时,收到他精心挑选的生日礼物时,岛崎都一直在提醒自己,这不过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故乡,因为三日月宗近很温柔,所以她才有留在他身边的机会。

但这个男人就像是慢性成瘾的毒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让自己的心不为他而沉沦。

“你动作太慢了啊小姑娘。”良久,男人终于开口了。
也是啊,三日月老师的话应该会有很多人邀请吧,岛崎懊恼地责备着拖拖拉拉的自己,险些错过三日月接下来的话。
“我还以为今年的舞会铁定要独自一人喝闷酒了。”
“诶?”
“我是说,我一直在等你来邀请我啊,小姑娘。”

这一刻,岛崎确信自己听到了万千花朵盛开的声音。



后记:
鹤丸:老师我可帮了你个大忙,这次的考试拜托啦。
三日月:哈哈哈着给他打了不及格。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