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月见团子

为这个神经病一样的新活动写的神经病的小段子,只是个神经病的段子几乎没有乙女要素。

微三日月X审神者


“这算什么啊!”随着几乎能将房顶掀飞的怒吼,一纸公文被狠狠地拍在桌上。

充满和风雅趣的房间里,一位身着巫女服的少女气势汹汹地瞪着眼前的人面狐狸,房间的角落里,一位身着绀色狩衣的青年捧着茶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就算您这么问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好不容易从突如其来地震动中稳住了身形,狐之助几乎是立刻跳下了桌子,远离了暴怒中的审神者,“我只是个传话的式神……”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女孩一下被噎住了,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已经皱皱巴巴的纸片就算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反倒把脸憋了个通红。

似乎是不忍心看着女孩如此纠结,青年慢悠悠地走过来用一杯温度适宜的茶水换走了公文。

“原来如此,是中秋节的活动啊,”非常自然地将女孩拉进怀里,青年一边梳理着她柔顺的黑发一边扫视着纸上的文字,“也就是我们要在一片长满芦苇的沼泽地里,一边与敌军战斗一边寻找你们事先藏在那里的奖品?”

“嗯,就是这样,不愧是三日月大人,这么快就明白了呢,”心知这位可不像凡事写在脸上的审神者那么好打发,狐之助脸上的花纹几乎都堆在了一起,谄媚地冲三日月宗近笑着,“而且第一个找到藏品的人还有另外的奖励。”

“这根本就是开玩笑啊,”虽然女孩已经在三日月的安抚下已经惬意地眯起了眼睛,但在听到他复述公文内容时仍然很不情愿地睁开一只眼来表达不满,“沼泽地本身行走困难,现在这个季节又有高大的芦苇遮蔽视线,别说找东西了,不迷路都难,更何况还有溯行军不知会从哪里袭击过来,根本就是在玩命啊。”

“不不不,审神者大人此言差矣,”听审神者这样说,狐之助摇了摇头,摆出一副老学究的样子,“现在正值战时,在玩乐中也不忘提升大家战斗力正是那位大人的睿智之处。”

“切,明明就是自己看着好玩吧。”女孩咬牙切齿地小声嘟囔着,转头抓着三日月的衣襟摇晃着,“这次你可不能再逼着我参加这个奇怪的活动了。”

“哦?为什么?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虽然被摇得前合后仰,但青年脸上笑容不减,只是看向狐之助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你说是不是啊狐之助君?”

“那……那当然了!”被那双眼睛一扫,狐之助尾巴上的毛都炸起来了,这个人不会什么都知道了吧。

“嘛,既然狐之助君都做了保证,我觉得可以参加看看哦小姑娘。”
“啊?怎么又这样……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报名,报名可以了吧,真是那你这个老爷爷没办法……”

活动当日。

“我就说不该来参加这种奇怪的活动啊。”一边抱怨着一边闪身躲过了敌人的攻击,女孩利索地将匕首交到左手上右脚一用力反手一刀割断了敌人的喉咙。艳红色的血喷射在白色的芦苇须上,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有些渗人。

“哈哈哈哈,难道小姑娘不希望自己的夜生活丰富一些吗?”宽大的袖边拂过路边的芦苇丛,留下整齐的断面也露出了隐藏其中的暗杀者,“我们俩可是很久没有一起出来散个步了。”

“饭后散步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在一个更加美好的没有溯行军的地方啊!”随着最后一个字,审神者刺穿了最后一个敌人的护心甲,为了行动方便而裁剪出的夜行衣上沾满了不知是露水还是血液的液体,“也不知道其他人找到那个什么奖品没有。”

“哈哈哈哈,原来小姑娘对奖品还是有兴趣的啊,甚好甚好。”

“说什么傻话呢!我明明是为了你才……”

“嘘……”然而还没等她说完,就突然被三日月捂着嘴拉进了一边的草丛里。难得看到三日月如此凝重的神情,审神者也安静下来,仔细倾听着。

刷啦刷啦,安静却危机四伏的沼泽地深处,传来草叶摩擦的声音,几株芦苇依次无风自动,清楚地标明了有什么正潜伏在草丛中向这里靠近。

能让三日月如此戒备的一定是强敌,女孩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感觉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缓慢。

会是什么呢?摇晃的芦苇离他们越来越近,审神者感觉自己手心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但她却不敢去擦生怕弄出声响暴露他们的位置。

然而所有的戒备在“那个”现身在月光下的瞬间,荡然无存……

“狐之助?!你那是什么打扮?!”

此时在路尽头的无疑就是几天前差点被她震下桌子的狐之助,但此时的狐之助看起来又不怎么像狐之助了,毕竟没有一只狐狸会想要打扮成兔子的模样吧。

“咳咳,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狐之助,而是传说中月宫中的捣药玉兔,看你我有缘,特地来……啊等等你放开我!审神者大人!啊不要扯!啊!!!!!”

审神者显然没有耐心和少女心听狐之助掰扯完那一大段不知道哪个人给它安排的尴尬台词,几分钟后,被迫“现出原形”的狐之助垂头丧气地将两人带到了目的地——“溯行军”的大本营。

按照剧本痛扁了对方一顿后,审神者在主帅的帐篷里找到了几个一口团子——本次活动的最终奖品。

“三日月,我怎么感觉我像是打劫贫困农民家最后一点口粮的山贼强盗……”

“哈哈哈,小姑娘真会说笑呢。”

(本次活动里出现的溯行军均为时之政府做出来的式神,攻击力极低,所以真的只是个安全的庆祝(神经病)活动)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