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论死亡

想听三日月给我读纪伯伦的诗……然后就写啦,继续妄想中。引用的部分比正文长系列。

“三日月你还不去睡吗?”我看了看已行至中天的月亮,又看向坐在桌子那一头的男人。

翻书声停止了,房间内一时间沉寂下来,只有窗外传来的隐约风鸣。

“难道说我误会了?”似乎是斟酌了一下言辞,三日月抬起头看向我时,眼底漾着含蓄的探究,“小姑娘现在,不需要人陪着吗?”

我下意识抬手抚摸了一下脸庞,心中有些慌乱。

“没事,小姑娘你掩盖的很好,其他人是不会发现的。”看我这样三日月笑了,隔着桌子伸过手轻轻揉捏着我有些酸涩的脸颊。

我想问那你是怎么发现的,但又觉得这个问题很傻。他可是三日月宗近,是比我还要了解我的人。

只是意识到这一点,心底就涌上了暖意。

我侧了侧头,闭上眼,感受着温柔的手指拂过每一块僵硬的肌肉,放弃了继续维持假笑的努力。

“你都知道了?”
“哈哈哈,我只是想陪在小姑娘身边而已,其他的事不怎么清楚呢。”
“唉,你啊。”我叹了口气,闭着眼摸索到他身边,完全的黑暗中那双手引导着我,直到我抓住那个人的衣摆将脸颊贴上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膝枕吗?甚好甚好。”

宽大的袖子轻松地将我整个人罩了进去,带着薄茧的手轻轻握了过来。

“你什么都不问吗?”
入秋了地板有些凉,让人忍不住想要缩成一团,我抓紧手中唯一的温度,像一只受惊的刺猬将最柔软的部分藏在荆棘深处。

“如果小姑娘希望我问,我自然会问。”不紧不慢地语调从容而又笃定,格外让人安心。

“那……帮我念桌上的那本书吧……”我仍旧闭着眼,不知为何却能看到他温柔看着我的模样,“第二十七页,第七行。”

“是。”翻书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是三日月宗近慵懒平和的嗓音,“米切尔又开口说,现在我们想请教死亡。
他说:
你们想知道死亡的秘密。
但你们若不在生命中寻找,又怎么能发现它呢?
夜里睁眼的猫头鹰,对白天盲目无知,它不能揭示光明的神秘。
如果你们真想瞻仰死亡之魂,对生命之体需敞开心怀。
因为生死一体,犹如江河大海。
在你们希望和欲念的深处,藏着你们对彼岸的默识;
如同种子在雪下梦幻,你们的心憧憬着春天。
相信那梦幻,因为那里隐藏着通向永恒之门。
你们对死的恐惧,只是牧羊人站在国王前,因御手的恩抚而战栗。
那牧羊人不是在战栗中兴奋不已,因为他将留有国王的印记?
但他不是又更注意自己的战栗吗?
什么是死,不就是在风中裸立,消融于日光?
什么是停止呼吸,不就是把呼吸从无休止的气流中解放,使它能升高扩展,毫无障碍地去寻找上帝?
只有当你从静河中饮水,你才真正地歌唱。
当你到达顶峰,你才开始攀登。
当大地认领你的四肢,你才真正地舞蹈。
如今已是夜晚。
女先知米切尔说道,祝福这一天,这一处,还有你所讲的精神。
他回答说,那说话的是我吗?我不也是一个听众吗?
然后他走下殿阶,众人络绎相随。他上了船,站在甲板上。
再一次面向众人,他提高嗓音说:
阿法利斯的人民啊,风儿令我离开你们。
我不如风儿那样急,但我必须启程了。
我们流浪者,永远在寻找更孤寂的去处,从来不在结束一天的地方开始另一天;日出也不会在日落离开我们的所在找到我们。
即便大地入睡,我们也在路上。
我们是富于生命力的植物种子,当我们的核心成熟丰满时,就被交给风儿,四处散落。
我与你们相处甚短,我讲过的话更短。
但我的声音若已在你们耳中淡忘,我的爱若在你们记忆中消失,那么我会再来。
我会以更丰富的心灵,更有灵感的嘴唇说话。
是的,我将与潮汐同归。
虽然死亡会隐匿我,更大的沉寂会包围我,但我会再一次寻求你们的理解。
我的寻求不会徒劳无益。
我若说出了什么真理,那真理将会以更清晰的声音,以和你们思想更接近的语言,自我显示。
我将与风同去,阿法利斯的人民啊,但并不坠入虚空。
倘若今天未曾满足 你们的需求和我的爱,那么让它成为另一天的许诺。
人的需求会变,但他的爱不变,以他的爱满足他需求的希望,也不会变。
所以你们知道,我将从更深的沉寂中归来。
晨雾在黎明消散,在田野只留下露珠,但它还会升起,凝集成云,化雨而降。
我也未必不像这晨雾。
在夜的寂静中,我曾走在你们街上,我的灵魂进入你们的房屋。
你们的心跳曾在我心中,你们的气息曾在我脸上,我对你们全都了解。
是的,我了解你们的喜和悲,在你们的睡眠中,你们的梦也就是我的梦。
我常在你们中,如群山环绕的湖泊。
我映出你们的峰顶斜坡,甚至你们一掠而过的思想欲望之流。
溪中你们孩子的笑声,河中你们青年的渴望,都进入我的沉默。
当它们汇入我的深处,溪河仍不停唱歌。
但还有比笑声更甜,比渴望更强的向我们袭来。
那就是你们内在的无限;
在那巨人中,你们不过是细胞肌腱;
在他的吟诵里,你们的歌唱不过是无声的颤动。
唯有在那巨人中,你们也才巨大。
在注视他时,我注视你们,爱你们。
因为爱所能达到的,又岂能超出那广袤的空间?
什么视力,什么期望,什么臆想能飞跃那航程?
你们内在的巨人,像一颗盛开苹果花的大橡树。
他的力量把你们缚在大地,他的芳香把你们升入高空,在他的永生中,你们将不死。”

评论
热度 ( 30 )
  1. 愚人之狂欢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转载了此文字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