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不见月

给大野 @毛利小野狼 补发的小车,看风景为主不飙车,岛崎走过最深的套路,就是三日月(X)


不见星月的夜晚悄然走近,看不到边际的黑色裙摆随之铺展在广袤的土地上,一点点遮住了所有的光。
但在宵暗尚未触及的密林深处,夜风掀起了布料的一角,让忽明忽暗的微光投射在一张尚未完成的肖像画上。

画中是个极美的男人,身着华贵的狩衣自雨中侧望着画外,仅仅由线条勾出的眸子里,一弯清冷的新月生长在千般愁绪上。

似是思考了很久才再次下笔,靛青在棉浆纸上晕染出富有层次的蓝,岛崎轻巧地勾了下手腕,蔓延的水痕恰到好处地停在了了早已勾好的线条边缘,赋予那双眼睛潋滟的波光。

 

“小姑娘这是……在画我?”突然贴到耳边的气息温热缠绵,带着一丝惊心动魄的蛊惑。

仿佛是画中人走了出来,却又远比水彩鲜活。温度声音还有此刻贴在后颈上带着水汽的发丝,无一不贴合她心中所想——三日月宗近不知何时坐在了她身后,正认真端详着那幅尚未完成的画作。

“你……你怎么来了?”遮挡显然来不及了,但岛崎还是欲盖弥彰地拉过一张白纸。

“只是看到这里的灯一直亮着,有些好奇这么晚了小姑娘为什么还不睡,不曾想……”意味深长地咽下了后半句,男人露出有些戏谑的笑容,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对方。

“那……那既然已经知道了,你就赶紧回去吧。”平时不小心对上视线都会害羞的岛崎此时脸红得都发亮了,胡乱收拾着画具连头都不敢抬。

“不画完吗?”三日月亲了亲岛崎已经有些发烫的耳尖,语声带笑,像杯中溢出的醉人琼浆,“我可是很乐意给小姑娘当模特的。”

 

“不画了不画了,这么晚了,明天再说。”身子一抖差点把涮笔水碰倒,女孩越发局促,声调也拔高了几分。

 

“那也,甚好。”

后文走链接


后记:

1.三日月是平安时代就被锻造出来的太刀,做派上难免古旧些,岛崎又是个容易害羞的姑娘,是以在共枕的夜晚,三日月总会先按平安贵族间的礼数送一首清雅的恋歌,得她准许才会入内

2.三日月:小姑娘好好看着我啊,看清楚了明天才能画的好看(岛崎:……眼泪汪汪黑灯瞎火的看个鬼啦)


评论 ( 5 )
热度 ( 58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