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星期恋人(真)鹤丸国永篇

灵感和梗均来自于 @楸_VioletEvergarden 我只负责写出来(๑•ั็ω•็ั๑)

人生需要刺激。这是鹤丸国永生为付丧神的生存信条。

今天阳光甚好,一大早就给友人们准备好意外惊喜的白发青年,正躺在本丸最高处的屋顶晒太阳,也方便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鹤丸国永!”

随着时间的推移,院子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和长谷部气急败坏地怒吼,但是没有人知道罪魁祸首藏在哪里。

今天也很好地给大家带来了充满刺激的一天,鹤丸满意地看了一眼因为他而变得乱糟糟的庭院,挥去心中若有若无地缺失感,蜷在屋檐的阴影下睡起了回笼觉。

“最近大将的样子有点奇怪啊。”

叫醒鹤丸国永的不是最终找到他的长谷部,而是路过的药研。大将两个字准确地戳到了他心中的某个警戒点,也让他终于想起那份违和感的来源——那个人好像很久都没有主动接近他了。

“是啊,我也发现了。”稍显甜腻的少年声线属于这座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总是盯着手机,有时候笑的让人发毛,有时候又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

爱撒娇的性格还有接引者这一身份,让加州清光在本丸里拥有很特别的身份——审神者的闺蜜。

当然他本人并不认可这一点。

“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哦!”鹤丸国永曾经看到过加州清光认真地向审神者声明,“而且是对那种事很了解的男人啊!”

彼时,喜爱惊吓的鹤丸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直接从天而降,落在了两人中间,当然也让那场谈话不了了之。

总之,加州清光是这座庭院里与审神者最亲近的存在,再加上老成的药研,他们两个人都认为审神者不对劲的话,那肯定是有什么发生了。

关键是手机吗?看着两人逐渐走远的身影,鹤丸有心要跟上去继续多听点情报,但也担心以短刀的侦查会发现他。

早知道就不把药研实验室的钥匙藏起来了,鹤丸努力竖起耳朵,最终也只听到短信,情话这几个模糊的单词。

组合起来是个让他感觉不太舒服的猜测——审神者恋爱了。

“无私奉献”惊喜的成就感打了折扣,鹤丸国永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衣衫翻飞间轻巧地翻到了地上,向着另一边的大广间走去。

目标——审神者的手机。

几次惊险地与寻找他的长谷部擦肩而过,鹤丸顺利到达了审神者的房间。

的确如加州清光和药研所说,审神者正捧着手机笑得羞涩,还时不时戳几下屏幕。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鹤丸国永看过去,只觉得审神者粉面含春,活脱脱一副恋爱中少女的模样,房间里也仿佛飘起了粉红泡泡。

这不公平!鹤丸国永不开心了,你当初说喜欢我的时候都没这么笑过。

是的,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喜欢着鹤丸国永,并且曾经对他做过深情告白,但却没有得到鹤丸国永的明确答复。

这么老套的恋爱展开太没趣了,这是鹤丸国永没有接受的理由。然而代价就是现在,审神者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礼包。

这种惊吓一点都不好玩,鹤丸眯起眼睛,但是距离让他连一个字都没看清楚,看来他只能等审神者放下手机的时机了。

但这个时机好像不会来了,蹲在浴室窗外的鹤丸国永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距离偷窥狂只有一线之隔,吃饭时拿着,批阅公文时拿着,散步时拿着,但他万万没想到审神者竟然连洗澡都在跟对方聊天。

聊聊聊!有什么好聊的!他在内心咆哮着,恨不得直接冲进浴室从审神者手中抢走那个可恶的电子器材,但理智终究阻止了他——我就不信你还能不睡觉!

因为鹤丸国永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审神者身上,本丸难得度过了平静的一天。

月上三杆的时候,本丸逐渐安静下来,鹤丸坐在审神者窗外的樱花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她在被窝里发短信。

说起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观察过审神者。鹤丸国永看着审神者生动的侧脸,回想起白天的种种,又想起她表白时热切的目光,不知为何感到胸口闷闷的。

等到失去了才后悔,他也犯了人类常犯的错误呢,所以当初他究竟是抱有怎样的自信,才会在她表白时说出不喜欢普通展开的话。

不是所有的事都适合跌宕起伏的,推开门走向已经熟睡的审神者时鹤丸国永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窗外的月光照亮了女孩宁静的睡脸,鹤丸感觉有新鲜的、比他一直追求的那些刺激更加浓烈的情感注入了胸腔,不,不是注入,而是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情感翻腾着冲垮了名为习惯的堤坝,淹没了他渴望惊吓的心。

鹤丸国永最后看了一眼审神者,抓起枕边的手机消失在了夜色里。

又是一个喧闹的早晨。

被长谷部的怒吼惊醒的审神者,习惯性地摸过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

今天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呢,难道那个人也睡过头了?啊,不对,已经决定不要在想他的事了。

女孩摇了摇头,像是发病的哮喘病人拿出雾化器一样点开了手机里的某个图标。

星期恋人,是官方最近为审神者专门开展的一个大型相亲活动,只要填好自己的信息和对对方的要求,就可以速配到自己理想中的对象。

时限是七天,在七天里通过手机,跟自己憧憬的存在谈一场注定无果的恋爱,就像是一场隐秘而又盛大的告别仪式,为了圆内心的一个遗憾也为了让自己更好的忘记。

然而出乎审神者意料的是,屏幕上显示的出现不是平日情意绵绵的问候,而是冷冰冰的系统提示:“您已被对方拉黑,请重新开始速配。”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明明聊的很愉快啊。审神者满头雾水地打开了消息记录器……

“鹤丸国永!!!”几秒钟后,房间里传出女孩几乎响彻本丸的怒吼声。

“竟然这么快就被你找到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看着一脸怒容冲向自己的审神者,鹤丸国永笑嘻嘻地迎了上去,显然一直在等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明显动摇了,但是女孩还是将手机屏幕举到他眼前大声质问到。

还没有暗下去的屏幕上清楚地展示了一段聊天记录。

“您好,跟你聊天让我感到很无趣,我们结束吧。”
“盗号?”
“恭喜你,盲生你发现了华点,我是她男朋友。”
“……”
“系统提示:您已被对方拉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白发青年笑得灿烂,逼近女孩,“我鹤丸国永,以男朋友的身份赶走了恋人身边的虫子,有什么问题吗?”

“少胡说了,谁是你的恋人了!”审神者不自觉地随着对方的靠近向后退去,色厉内荏地反驳到,但脸已经不争气地红了。

“我说过了吧,不喜欢循规蹈矩的恋爱展开,说起来还要感谢亲爱的给我准备了这么意外的礼物。”

你的表情看起来可不像是感谢,审神者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感觉后背贴上了墙壁,但鹤丸国永却没有停下脚步,还伸出手撑在审神者脸两侧,膝盖也不客气地挤进了她两腿之间:“吓到了吗,这就是我的恋爱表现。”

太近了,空气像是突然被压缩了,沉闷地堵住了口鼻,鼓膜上隆隆的心跳声也让人头晕目眩。

审神者用尽全身的力气深吸一口气:“救命啊!有人非礼啊!”

几乎就在她喊出来的瞬间,长谷部的身影就出现了:“无礼之徒还不退下!”

“果然你,永远不会让我失望啊,”然而鹤丸国永却无视了正举着刀奔向自己的长谷部,一把将审神者抗在肩上向另一边逃窜而去,“但是这种程度的话,还难不倒我!”

最后,这一天在本丸全体追杀扛着审神者的鹤丸国永的过程中落下了帷幕。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