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本丸关东煮(一)

本来想写完一起发,但是真的是写的太慢了,工作量增大之后就很难静下心来写东西,所以就先发写好的四个人

以同一个大背景降温写的各个本丸里的故事,就好像是同一个锅里炖煮的不同食材,却都有着同样味道的关东煮,希望大家喜欢。

出场婶婶一共有十二位,排名按照首字母~日常为主,掺杂一些乙女要素

今日出场的是大野 @超兇大野狼 家的岛崎绫音, @威力的脑洞存放地 家的冬,  @Violet.C.Sivan 家的斐蓝, @仓小 家的紫曜~

愿意把女儿交给我非常感谢 (>﹏<) 


岛崎绫音的本丸,关键词:换季嗜睡

 

岛崎绫音最近有些没精神。

 

虽说入秋已经有段时间了,但高温还眷恋着这座本丸迟迟不去。打着哈欠路过厨房时,绫音依稀听到烛台切跟大俱利说着快要降温的事,但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气夺去了注意力。

 

看来本丸最后的家政防线也崩溃了,绫音看着阴影外刺眼的日光,丝毫感觉不到秋日带来的凉爽。

 

降温?不存在的,这个世界只有让人绝望的热浪。

 

直到入睡前,岛崎绫音还在用很悲观的态度面对本丸的气候问题……

 

滴答滴答。

 

还没睁眼就听到了密集的水声,但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秋雨带来的凉爽。岛崎绫音睁开眼,看了看窗外挂起的水帘,迷迷糊糊地想着自己睡前好像没盖被子怎么这么暖和,下一秒突然意识到是身上的“被子”正在发热——原来是三日月为她挡住了骤降的凉意。

 

这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my pace啊,绫音感叹着握住了搭在腰间的手掌,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丝丝凉意蜷在掌心,那指尖的薄茧曾不止一次拂过她发烫的脸颊……面庞因为脑中闪过的画面冒出了热气,女孩偷偷笑了又像是怕谁发现似的迅速低下头。

 

拂在耳后的气息平稳悠长,撩动着颈间的碎发,挠的人心里痒痒的。现在偷看一下不要紧吧,绫音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转向身后的男人。似乎是被她的动作,惊扰沉浸在梦境中的美人呼吸一顿,绫音猛然顿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半晌也不见那双摄魂夺魄的眼睛睁开。

 

真是睡着了也不让人安心,绫音瞪着三日月蝶翼般抖抖着的睫毛,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安心找了个位置肆无忌惮地打量起他来。

 

岁月对非人之物总是格外优容,造物主亦如是。绫音的手指隔着几毫米的空气依次拂过那让人眷恋的眉眼,目光缱绻。屋外是喧闹的雨声,空气中生长出甜蜜的藤蔓缠绕着他们包裹着他们,将这方小小的天地与世间万物隔开,只余依偎着的两人。

 

“小姑娘醒了?”绫音正看得出神,冷不丁手指被握住,星月笼着薄雾醒来了,一个小小的她茫然地坐在突然降临的月色中。

 

“看来小姑娘还没睡醒呢,”看着绫音红着脸一言不发,男人发出低沉的轻笑,将唇贴上她的手指,“那就再陪我睡一会吧。”

 

窗外,秋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光洁的青石板上有苔藓在生长,有人踏响水洼,有人悄声细语,但岛崎绫音的世界里只余下越来越快的心跳和无边的星河。

 

冬的本丸,关键词:晾晒

 

“明天也是阴天啊……”

坐在桌前的女孩颓废地推开电脑想要仰倒在地上,但余光撇到桌子另一边的烛台切光忠时,又很快恢复了端正的坐姿。

“抱歉啊光忠,都是我没计划好。”冬一脸歉疚地低着头,不敢看对方的表情。

 

付丧神们虽然被灌输了各种为人的基本知识,但才得人身一年余的他们潜意识里还当自己是刀剑之身,帮助他们习惯人身是她的责任。

 

明知道这些但她还是失策了。

 

现在寒流马上就要来了,换季的衣物和棉被还有大半没有晾晒过。

 

说不定她家的刀将会成为第一批因为风湿关节痛而输掉战斗的付丧神,冬痛心疾首地设想着未来,越发觉得自己罪不可恕。

 

“哈哈哈主上你这样可不帅气哦,”然而覆上头顶的手掌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光忠似乎是被她不停变换着的表情取悦了,金色的独眼中满是笑意,“而且不是常说天气预报准确率只有百分之四十,还是不要太悲观的好。”

 

“诶?是这样吗?”被摸头杀的冬乖巧地像个孩子,连疑问都小心翼翼地。

 

“是不是这样还得看明天的天气,在那之前就不要继续自责了好吗?”

“嗯……”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拒绝烛台切光忠的请求,如果有,就让他摸着你的头凑近脸前再重复一次。

 

不知是上天垂怜冬,还是真应了那句天气预报的准确率只有百分之四十,第二天的阳光从未有过的灿烂。

 

冬取消了当日所有的出阵和内番任务,但整个本丸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忙碌。

 

想要赶在一天内晒完所有人的衣物和棉被不是件轻松的工作,晾衣绳不够也是很现实的问题。最后在光忠的提议下,在向阳处的走廊上也铺上了洁白的被褥才勉强在午睡前完成了一切。

“辛苦了。”

“辛苦了~”

互相道着辛苦,付丧神们三三两两地离开去做自己的事了,烛台切突然发现之前一直跑前跑后的审神者不见了。

 

说起来这段时间因为忧心寒流的临近,冬的睡眠一直不太好,烛台切端着刚刚煮好的安神茶,一间间扣过审神者可能去往的房间。

 

直到茶水的热气消失殆尽,烛台切终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发现了冬的踪迹。

 

多日不见的灿烂阳光下,身着巫女服的女孩蜷缩在纯白的棉被上酣然入睡,随季节逝去的落叶散落在她发间衣角,让这只入他眼的一切如画般动人。

 

烛台切一时有些心跳加速,一时又有些心痛,如果,如果他能再可靠一些,她是不是就能轻松一些。

 

深吸气,呼气,有着墨色短发的男人摇了摇头,将那些不帅气的念头祛出脑海,迈步向女孩走去。

 

下一次,他一定会变得更加可靠,为她分担所有一切琐事。

 

“主上,醒醒,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再睡一会,光忠,再一会就好……”撒着清醒时绝对不会的娇,冬闭着眼睛拉过烛台切的手贴在脸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鎏金般温柔的阳光流淌在已经蓬松变软的被褥和被褥上的少女身上,仿佛为她镀上了自己的颜色。

偶尔这样也不坏啊。

烛台切光忠握住手心纤细的手指,在冬身边躺了下来。

“辛苦了,我的……”

 

 

 

斐蓝的本丸,关键词:暖气

 

“打扰了有您的快递。”

都说一大早上门的应该是财神,为什么到自己这里就成了快递呢。

斐蓝打着哈欠结完账,跌跌撞撞地将比她还高的大纸盒一点点往她屋里拉。

 

“呦!”然而还没等她挪出三步远,就感觉手上一沉,纯白的付丧神逆光蹲在纸盒顶部冲她咧嘴一笑,清晨的和煦阳光照亮了他洁白的牙齿和同样洁白闪亮的发丝,“吓到了没?”

 

斐蓝哆嗦了一下低下头,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真冷啊……”

“喂别无视我啊!”眼看斐蓝像没看见他似的继续努力拖箱子,鹤丸重心不稳地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一个前空翻落在了斐蓝前方挡住了她的去路。

 

“抓住了!”然而刚才还一脸困顿没精打采的斐蓝,在他进入势力范围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抓到苦力了!”

“诶?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被算计了?”于是鹤丸满头问号地被斐蓝抓了壮丁,虽然这个壮丁外表看起来一点也不壮。

“所以,你这是买了什么奇怪道具啊。”两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这个有小半间屋子那么大的箱子搬进了仓库,鹤丸盘着腿托腮看着斐蓝拆开包装,拿出各种奇奇怪怪的零件,然后叮叮当当地做起了手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但沉迷工作的斐蓝只是推了推眼镜,连正眼都没施舍一个给他,这让鹤丸非常不爽,鹤丸不爽了自然是要搞事的。

 

“你是不是外边有人了。”这几乎贴在耳边的疑问句让斐蓝浑身一震,回手就是一拳。但跟付丧神比起来只能称得上柔弱的她,自然是无法给久经沙场的鹤丸国永造成一丁点威胁的。

 

“你不爱我了,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的。”

轻松架住了她的攻击,鹤丸国永一脸悲切,若不是嘴角仍在抽搐,斐蓝都想给他颁发一个奥斯卡小金人了。

 

“说人话!”斐蓝抬起另一只手狠狠地砸了过去,自然也是被握住了。此时两人以手对拳滑稽地僵持着,颇像是在角力。

 

“其实我想说,我们不需要这个,”终于恢复嬉皮笑脸的鹤丸冲地上的说明书努了努嘴,“刀的付丧神如果怕冷,大概就是世界末日了吧。”

“真的?”受到精神攻击的斐蓝一瞬间丧失斗志,在鹤丸点头后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也不用这么沮丧吧……”看到斐蓝如此消沉,鹤丸有些心虚地戳了戳她的脸颊,甚至还作死摘下了她的眼镜,但是灵魂不知飘去哪里的斐蓝毫无反应。

鹤丸国永不知道的是,这个全本丸用的电暖气用掉了斐蓝大半年的薪水,还不包括本丸的电路改造费用。

“哈哈哈哈其实我是骗你的,”尝试各种话题都没法让斐蓝打起精神后,鹤丸叹了一口气,突然又换上了不怎么正经的口气,并敏捷地跳向门口冲抬起头的斐蓝做了个鬼脸,“怎么样,吓到了吗?”

“鹤丸国永!你这家伙!”被抢走了眼镜的斐蓝迅速切换到了狂暴模式张牙舞爪地向他扑了过去,但鹤丸早有防备,在她动手的瞬间便从门口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串欠揍的笑声。

 

“总之还是先去问问光忠吧。”摸索了半天找到眼镜戴好,斐蓝决定去向本丸最后的良心求证一下。

 

“啊,当然是需要的。”烛台切光忠的肯定让斐蓝彻底安心了,然后她抱着烛台切塞给她的一大包点心开开心心地回去继续工作了。

 

待她走远,烛台切拉开了橱柜的门:“主上已经走了,鹤先生你可以出来了。”

“真是麻烦你了,那么按照刚刚说好的,我们分头去通知大家吧,免得有人说漏嘴。”白衣的付丧神钻出橱柜抖了抖衣服上的褶皱,“那孩子这么为我们着想,我们也应该好好回应她啊。”

“鹤先生还真是温柔呢,”烛台切温和地笑了笑,“当然我也很赞同你的做法,一起去吧。”



紫曜的本丸,关键词:中央空调。

 

一路上的担忧在踏入本丸的瞬间变成了现实,药研藤四郎忍不住捂着额头发出无奈的叹息。

 

以他所在的大门为界,门内门外被分成了冷与暖的两个世界,眼前是春意盎然的和暖阳光,身后是萧瑟冷肃的秋风。而让这一背离自然规律现象存在的,也只会是那个人了吧。

 

“药研你终于回来了,”还没等他感叹一句那个人的胡来,乱就甩着一头橘金色的长发急匆匆跑过来拖着他一起赶往大广间的方向,“你快来劝劝主上吧,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她维持这个多久了?”越是靠近那个人,空气中的热度便越发明显,药研的心也越发焦躁起来。

 

“已经一天一夜了,”有着少女外貌的付丧神忧心忡忡地回答道,声音中隐隐透着歉疚,“对不起,我跟加州清光阁下劝阻过,但……”

 

“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药研宽慰地拍了拍兄弟的肩膀,皱起了眉头。

 

虽然很想吐槽一句,那人确实是如太阳一般的存在,温暖耀眼,但真燃烧自己造福他人的行为,他药研藤四郎可不允许。

“主上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一直使用灵力来维持气温了,身体会负荷不了的。”

 

“清光你放心,我没事的,再有几天空调就到了……啊药研,你回来了……”

 

在看到药研推开门的瞬间,紫曜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下降了,连带着头也低了下去。

 

“那主上的教育工作就交给你了,医生大人~”

看到女孩如此心虚,红色眸子的付丧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站起身走出房门前还拍了拍药研的肩膀,像是卸去了什么重担般步履轻快。

 

“大将,你有什么要申诉的吗?”待清光走远,药研很自然地在紫曜对面坐下,半开玩笑半严肃地问道。

 

“没有,”似乎已经从短暂的失态中镇定下来,再次望向他的红眸中不再有退缩,“我承认现在的状况会加重身体的负担,但比起战力受损可能带来的损失,我认为这种程度的牺牲是必要的,希望你能理解。”

 

“大将,”少年的目光凌厉起来,语气也变得有些生硬,“您是想说自己因此倒下也无所谓吗?”

 

“在……在那之前我会停手的。”不太确定的语气,紫曜明显有些动摇了。

 

“那么您有准确判断那个时机的自信吗?”看着一时哑口无言的女孩,药研苦笑着摇了摇头。

 

果然她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倒下的可能性啊。

 

他的主人,同样是他恋人的紫曜,拥有极佳的战斗才能以及天生的敏锐直觉,无疑是个优秀的武者,但这样的她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总会下意识忽略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

 

“抱歉……”无法给出肯定答复的女孩再一次低下了头,但眼中闪烁着的情绪里始终没有退让。

 

然而她预想中的责备并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是那只她无比熟悉的手落在头顶的触感。

 

“怎么了?”虽然挂着了然的微笑,但药研却无意去掩藏眼中的戏谑,“您只是做了正确的事,这里的轻重我还是分的清的。”

 

“可是……”

“当然,协调副作用和疗效之间的平衡是医生的工作,所以希望下次大将还是先跟我商量下。”

“是……”

“明明都有私人医生却不好好依赖,真是不省心的病号大人。”

“对不起……”

“抬起头来吧大将,”看着头快要贴到地上的紫曜,黑发少年轻轻叹了口气,语气越发温和了起来,“您没有做任何需要道歉的事,反而是我,没能在您需要我的时候及时赶回来,对不起。”

 

“不不不,这不是药研的问题……”紫曜有些手足无措地靠过去,想要阻止对方低头道歉的行为,却没防备头顶的那只手一用力将她按向还带着风尘的胸膛,一个吻悄无声息地印上额间。

“虽然有些迟了,这是手信哦,”将一个精致的纸包放进满脸通红的紫曜手中,药研蹭了一会恋人的发顶,然后站起身来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那么充电完成,接下来我会加倍努力回来!”

看着突然干劲满满且一脸坏笑的药研,审神者紫曜,第一次有了不详的预感。

 

接下来的两天天里,药研正如他所说过的那样努力。首先是摇身一变,成为紫曜牌空调的专属遥控器,24小时贴身监控紫曜的灵力输出功率。因而本丸中经常会出现类似于“大将。”“哦。”之类外人无法理解、但两人却能解读出千万种信息的奇妙对话。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从语调的高低声息的长短来解读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弟控太刀如是说道。

另外值得一提的事,在回到本丸的当天,药研对掌管本丸财政的博多使用了技能“劝说(药理+物理)”,成功让他出资对延期的空调使用了加急,使空调在第三日清晨抵达本丸,成功结束了紫曜的调温工作,真是可喜可贺啊。


评论 ( 14 )
热度 ( 62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