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神闪避和擒拿术和五虎退

上午跟大野 @超兇大野狼 讨论的脑洞,搞笑向,内含可能会被一期一振砍死的情节(短刀的怀刀梗延伸)

如果跟上司理论是一件劳神的事,那么跟缺心眼的上司理论就是一件折寿的事。

岛崎绫音结束审神者议会时,已经进入了电池电量清零的危险状态,就连斐蓝和千叶向她打招呼都没有注意到。

双目无神,面色憔悴仿佛数日未曾进食的减肥狂热者游魂似的飘向这边,正在修剪插花的三日月宗近回头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小姑娘,你……”回来了三个字还没出口,女孩就脱力般跌进他怀里,这里蹭蹭那里嗅嗅,一双手更是不老实地在他腰上摸来摸去。

“哎呀还真是热情呢。”三日月只当绫音是突然开窍,从善如流地放下剪刀,满怀期待地任由她对自己上下其手。

但岛崎毕竟还是那个羞怯岛崎,主动求欢这种事不存在的。

就在三日月渐入佳境,心痒难耐地想要反客为主时,岛崎突然站起身大喊一声:“充电完成!”还神采奕奕地秀了下肌肉向门外跑去。

眼看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三日月宗近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只见他双手一撑地双腿顺势抬高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伸手向绫音抱去。但对此浑然不觉的岛崎绫音恰好一个拐弯,以非常风骚的走位闪过了他的拥抱继续前进着。

扑了个空的三日月宗近勉强稳住了身形,一脸迷茫。一切发生的太快,他脑海中突然闪过我是谁我在哪的我在干什么诸如此类的疑问。

当然堂堂天下五剑不可能因为这点挫折就放弃到嘴的肉。稳了稳心神,三日月宗近转身向着岛崎绫音的方向追了过去……

“额,他们那是在干嘛?”正在院子里扫落叶的小狮子捅了捅身边的同田贯正国,两人一起望向从走廊跑过的岛崎绫音以及她身后的三日月宗近。

仿佛是事先排练过的喜剧一样,岛崎绫音目不斜视地走在前面,时不时避开走廊上的障碍物,而在她身后一直试图拉住她的三日月宗近看来,则是恰到好处地避开了他所有的动作。

“大概……是在练习闪避技能吧。”眼看着两人消失在走廊拐角,同田贯正国挠了挠头,继续起手上的工作,“快点快点,干完活我也想去试试。”

于是岛崎绫音两人就这样一路“你追我赶”地横穿了大半个院子来到了厨房,仍然没有抓住恋人的三日月宗近开始思考起了人生。

就在这时一个白影从天而降,右手按着额头做了一个jojo立,却是大晚上还戴着墨镜的鹤丸国永。

“勇敢的少年啊,我乃行走江湖多年的武林高手鹤博通,如今看你骨骼清奇却受为情所困,特来将这本书赠予你。”

“哈哈哈,那还真是感谢了,鹤丸……鹤博通阁下。”
“无需言谢,只因你是有缘人,哈哈哈哈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再会了!”
待三日月宗近接过书,鹤丸一甩袖子一阵烟尘扑面而来,而他的身形也在烟尘中渐渐淡去。

“还真是个神奇的人物啊。”三日月宗近自言自语着翻开书,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诶?三日月你怎么在这里?”岛崎绫音抱着一堆宵夜走出厨房时,正看到男人捧着一本书就着满园清晖认真阅读着。

“哈哈哈,刚刚鹤丸给了我这本书,觉得很实用不自觉就看入迷了。”三日月宗近冲她扬了扬手中的书,扉页上擒拿术三个大字清晰可见。

“等等,你学这个是想干嘛?”
“哈哈哈,想干嘛呢?”

被三日月按住的岛崎绫音也不禁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这三个哲学问题,直到后背贴上被褥才有点回过神来。

“等等啊!今天是退退的近侍!”
“主人,这是今天的公文。”
仿佛为了回应她的哀嚎,卧室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有着白色卷发的羞怯男孩捧着厚厚的一摞公文向里张望着。

“等等,退退,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着五虎退脸上一瞬间漾起的粉红,岛崎绫音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
啊啊啊,她竟然让小天使看到了这么邪恶的东西,一期一振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啊难道说主上大人要跟三日月大人行房了吗?”
等等,这轻松且很懂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哒哒哒跑到两人身边的五虎退端正地跪坐在两人旁边,做出一副要努力工作的表情:“我……我一定会在这个过程里好好守护两位的!”
看着五虎退纯洁无辜又干劲满满的模样,岛崎绫音觉得,她明天一定要好好跟一期一振谈谈。

注解:古时武士行房都会带着怀刀(短刀)以防有人突然袭击,所以短刀可以说是守护主人啪啪啪顺利的一种存在(捂脸)

评论 ( 15 )
热度 ( 32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