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心不动,即空性。心动,万物生。
空性乃一心,一心即无心;无心,则无所不能。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有话就说直肠子。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亲吻糖南瓜型

万圣节发糖了~出场的分别是大野 @超兇大野狼 家的岛崎绫音和我家千叶榕,爷婶注意

花吻

(一)

前接大野的条漫,地址戳这里

送走了搞事三人组,绫音走向衣柜,想要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巫师袍。

咔哒一声,巫师袍的下摆不知挂到了什么,衣柜深处传来木制品碰撞的声音。绫音有些好奇地拨开遮挡视线的衣物,布料与茶叶的芬芳中,一个一尺见方的精致木盒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仿佛小女孩藏匿宝物的小匣,静静地躺在茶叶包旁,装着那段被她遗忘的时光。

这是,她曾经最珍惜的东西啊,绫音梦游般伸出手,慢慢开启的盒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片蓝紫色的干花躺在盒底,早已失去了香气,但她却像对待最珍贵地宝物般轻轻捧起那花瓣,用嘴唇轻轻触碰着已经不复柔嫩的干枯表面。

那是她与三日月相遇的第107天,率队出阵的绫音在路旁看到了罕见的蓝色小花。蝴蝶的模样,靛蓝的颜色,在风中翻飞着,仿佛那个人遥不可及的衣角。

“送给你……”努力假装着若无其事,羞涩的女孩将一朵三色堇举到男人眼前。她想说,这花有着像你一样的颜色,她想说,这花代表无条件的爱,就像我对你,她想说很多很多,最想说的是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但在对上那人眼中潋滟的月光时,大脑却一片空白。

“送给我的?”冰凉的手甲拂过指尖,手里的花被拿走了,男人浅笑着将花朵放在鼻前,花心蹭过他的嘴唇,留下一抹金色,“我很高兴。”

让人焦躁地灼热爬上了脸颊,绫音不得不低下头免得自己眼中的妒忌被对方察觉。

那是她都没有触碰过的地方啊,虽然知道不该跟一朵花计较,虽然那朵花就是她送的,但是她真的很嫉妒可以被他捧在手心亲吻的存在,不管是什么。

“?!”正胡思乱想着,眼前一花,冰凉的滑腻的带着淡淡清香的什么点在了唇上,绫音讶异地抬头,正看到蓝色的花瓣从眼前滑过。

“这就是传说中的间接接吻吧。”三日月宗近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动着手里的三色堇,清澈的眸子里清晰地倒映着女孩绯红的脸颊还有嘴唇上一抹异样的金色。

想到这,岛崎绫音忍不住捂住了脸,虽然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但回想起那天那人,她仍然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跳回到那时。

“小姑娘这是?”门口传来熟悉的温柔嗓音,三日月宗近衣袂飘飘地走了进来,看到她手中的干花,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

“现在可不需要靠花瓣来触碰你了,”这样说着的男人俯下身,轻轻吻住了她,“trick or treat,是这么说没错吧。”

偷袭

(二)

千叶榕是个逢节必过的人,而且从不马虎对待任何一个节日,从她缠了满身的绷带就能看出这一点。

不过她这一出着实吓坏了本丸里的众刀,毕竟对不怎么了解西方节日的付丧神们来说,绷带这种东西,是只应该出现在伤员身上的。

不过还好并不是每位付丧神都是如此,加州清光、几位藤四郎还有三日月宗近倒是非常淡定地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糖果塞进了千叶榕的白大褂口袋里,还顺便好心地帮其他人拓展了一下知识面。不过当他们看到千叶指挥着式神搬进院子的各种道具和衣服时,也跟其他人一样露出了受惊的表情。

作战需要周密的计划,但玩乐却并不需要,而且千叶榕还有式神这一强力外援。也就过了一个小时,清风雅逸的和式庭院就装上了彩灯挂起了蜘蛛网南瓜灯,还摆满了之前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各种美食。

气氛变得热烈起来,节日总是让人快乐的存在。

“小姑娘你总是喜欢出人意料呢。”看着仿佛百鬼夜行一般的庭院,三日月宗近歪着头凑近身边的千叶榕。然而嘴巴被绷带遮住的千叶榕只是冲他点了点头。

大家都被鹤丸搞怪的造型吸引了注意力,没有人注意这边。

“在这里吗?”似乎觉得她这样有点好笑,三日月伸手在千叶脸上摸索了一下,用手指勾起一条绷带,果不其然,被挤压到有些发白的嘴唇露了出来。

“别闹。”似乎对这样亲密的距离感到不适,千叶往后挪了挪,身上挂着的装饰用针管碰撞着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

“不想要trick的话,就treat我一下吧。”然而就在她挪开视线的瞬间,被勾住的绷带那里的拉力突然加大了,三日月头上的巫师帽落下来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在一瞬间的黑暗中,所有的喧嚣都远去了,温热的嘴唇擦过冰冷的另一双唇。

快得仿佛幻觉,帽子落在了地上,声音与光线都回来了,三日月弯下身捡起落在地上的帽子冲她笑了笑:“如果生气的话,可以让你拿针管扎回来哦。”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