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唐家的小熊骑士(黑板挂件)

你不是我一个人的骑士,我也不能只做你一个人的英雄。
审神者,提督,master,光呆,一头咸鱼熊,不会做手工的写手不是好医生
乙腐通吃无雷点,初始好感度50。
慢热,长情,喜欢是分界点,野性直觉,是非观强。
乐天派,略迟钝,忘性大,对不好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是负值,99.99%的精力放在让自己开心的事上

本丸关东煮(一)

本来想写完一起发,但是真的是写的太慢了,工作量增大之后就很难静下心来写东西,所以就先发写好的四个人

以同一个大背景降温写的各个本丸里的故事,就好像是同一个锅里炖煮的不同食材,却都有着同样味道的关东煮,希望大家喜欢。

出场婶婶一共有十二位,排名按照首字母~日常为主,掺杂一些乙女要素

今日出场的是大野 @超兇大野狼 家的岛崎绫音, @威力的脑洞存放地 家的冬,  @Violet.C.Sivan 家的斐蓝, @仓小 家的紫曜~

愿意把女儿交给我非常感谢 (>﹏<) ...


2017-10-22

不见月

给大野 @毛利小野狼 补发的小车,看风景为主不飙车,岛崎走过最深的套路,就是三日月(X)


不见星月的夜晚悄然走近,看不到边际的黑色裙摆随之铺展在广袤的土地上,一点点遮住了所有的光。
但在宵暗尚未触及的密林深处,夜风掀起了布料的一角,让忽明忽暗的微光投射在一张尚未完成的肖像画上。

画中是个极美的男人,身着华贵的狩衣自雨中侧望着画外,仅仅由线条勾出的眸子里,一弯清冷的新月生长在千般愁绪上。

似是思考了很久才再次下笔,靛青在棉浆纸上晕染出富有层次的蓝,岛崎轻巧地勾了下手腕,蔓延的水痕恰到好处地停在了了早已勾好的线条边缘,赋予那双眼睛潋滟的波光。

“小姑娘这是……在画我?...

2017-09-27

恋爱不可复制

不闻曲是个对恋爱抱有很高期待的审神者,但奈何她家的刀剑都随了她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她总是扒着其他跟刀剑恋爱的审神者墙头去瞧她们家的刀是如何恋爱的,然后再回去让自己家的刀学。

前几日她瞟见某家的三日月给自己的恋人画了刀纹的花钿,又说自己喜欢在所有物上做标记,她心里喜欢的不行,但又不好也在额头上画,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难免尴尬,只得巴巴让三日月给她画了块布,再重复一遍台词,心里也就满足了。

这几日她不知怎的又想起某天看到哪家的江雪用手笼着自家恋人的耳朵,免得她被惊醒,心里又艳羡的不行,想着这茬可没几个人看见,临睡前借口外边声音太吵,让一期一振帮自己捂着耳朵。

被这样要求了的一期一振欲言又...

2017-09-25

月见团子

为这个神经病一样的新活动写的神经病的小段子,只是个神经病的段子几乎没有乙女要素。

微三日月X审神者


“这算什么啊!”随着几乎能将房顶掀飞的怒吼,一纸公文被狠狠地拍在桌上。

充满和风雅趣的房间里,一位身着巫女服的少女气势汹汹地瞪着眼前的人面狐狸,房间的角落里,一位身着绀色狩衣的青年捧着茶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就算您这么问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好不容易从突如其来地震动中稳住了身形,狐之助几乎是立刻跳下了桌子,远离了暴怒中的审神者,“我只是个传话的式神……”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女孩一下被噎住了,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已经皱皱巴巴的纸片就算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反倒把脸憋了个通红。

似乎是...

2017-09-19

溯洄之庭(一)

尝试双线写法,今天依旧被挂黑板。

三日月X审神者,有甜有虐,有敌婶要素,尝试用新方式来讲故事。

开端

(一)

不该是这样,有哪里不对!

 

破败不堪的庭院里,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发脾气似的挥舞着手中的一串白骨,反复抽打着光秃秃的枯树枝干。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让人不快。

 

骨节甩动时发出的咔嚓声,与廊下的风铃一样惹人烦躁。

院子中央泛黑的池水清晰地倒映出她所处的世界——灰蒙蒙的天、干枯变形的树枝,还有池边那泛着苍白色泽的手鞠。

不会有改变,也不曾有过改变。

焦躁不堪的内心因为意识到这些愈发憋闷,小女孩狠狠地将手中蛇骨一样的东...

2017-09-09

候佳人

一个关于中元节的小刀片,三日月X审神者。


“今天晚上大家都不要外出哦。”审神者宣布会议结束时,突然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话。

“出去了会怎么样。”五虎退半缩在一期一振身后,怯生生地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女孩。

“嗯,是呢,会怎么样呢?”审神者自言自语着拉开门,再转头时脸上的笑容因为背光而笼上了阴影,因为门被打开的关系,树叶萧索的声音骤然增大,夜风与月光一起涌了进来,将审神者的影子无限拉长,“也许,会被亡灵带走哦。”

还真是有趣的小姑娘呢,三日月想起那之后噤若寒蝉的短刀们,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也许是因为那句话的关系,今夜的本丸格外宁静,明亮的烛火在纸窗上投下影子却听不到声响,仿佛没有配音的皮...

2017-09-06

晒被子

文里的婶婶是大野家的岛崎~希望大野看了这篇心情能好起来 @毛利小野狼 

本丸日常,微三日婶,天气凉了,大家要早早晒好被子啊。

 随着银杏叶变成半金半绿的小扇,秋意渐浓,圆滚滚的绿色果实也染上了夕阳的颜色。

今天太阳很好,北风将积蓄一夏的湿气驱散了,也带来一室清凉。审神者岛崎想起本丸里几位怕冷的付丧神,一大早就带着歌仙和烛台切奔去了仓库。
本丸的防潮工作做的不错,打开时满室干燥棉花的香气。岛崎心情愉悦地抖开了第一床被子……滚出了缩成一团的大典太,第二床——滚出一只抱着猫的大咖喱和几只猫,抖第三……烛台切按住了岛崎的手,主啊轻点,那是山姥切。

看着三人和猫咪...

2017-09-03

【三明婶】情景模拟,酒(下)

不知道会不会有敏感词,基本没什么技巧的调情,总之我先飙一步啦!

上篇请戳


“没什么,跟你没有关系。”我避开三日月的视线,却无法摆脱他的手指。
都是些会脏了他耳朵的东西,人类贪婪的欲望,向至亲骨血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撕咬着我想要拉住那个人的手,直至将他彻底推进深渊,那是与三日月宗近格格不入的肮脏的丑态。
“你快回去休息吧。”我敷衍着挥了挥手,“我一会去找江雪……啊也可能是数珠丸,他们也许能帮我……”
“佛救不了你。”然而我的话却被打断了,我惊疑不定地看着突然变得有些可怕的三日月宗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怒了他。
 “佛救不了你。”他再次重复到,站起身走向我,眼中蕴含着太多我无法看清的情绪...

2017-08-20

情景模拟,酒(上)

车还在平地,不过接近高速路了。AI梗源自前段时间在使用的代码。

前篇请戳

审神者刚能下地的当天夜里便离开了本丸,等守夜的药研藤四郎察觉时,寝室已人去屋空,依稀能嗅到凝聚起的灵力缓缓散开的余香。一纸字迹潦草的信压在镇纸下,写着现世发生了点必须亲自去处理的事你们无需担心等等,可能会耽搁很久,然后她可能犹豫了一下,最后添上的这句话倒是无比端正,蕴含了太多读不懂的情绪。

三日月宗近得到这个消息是在第二天的晨会上。尚未从险些失去主君的惊心动魄中回过神,一眨眼她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还带着深可见骨的伤口独自离去,说不担心是假的。但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审神者的命令他们连本丸也出不了,更匡论去政府明令禁止他...

2017-08-17
1 / 16

© 福尔唐家的小熊骑士(黑板挂件) | Powered by LOFTER